2002年西湖免費開放後,景區增設了不少長椅供市民、游客休息,一開始長椅的間距很近。後來,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向杭州西湖管理部門轉達了他的建議:戀人們可能反而會感到不自在,希望長椅之間應該保持一定的間距。
  再後來,長椅的間距就拉開了。
  ……
  這是昨日網絡上轉到爆的一條消息。網友們紛紛表示,感動到哭、瞬間被擊中、這輩子必須要和最愛的人來西湖一次……
  不過,錢江晚報記者昨日聯絡了西湖景區白堤、蘇堤、湖濱、靈隱等最主要景點的十幾位基層工作人員,問“什麼時候、哪裡的西湖長椅有被拉開過間距”時,大家幾乎眾口一詞:“這個真有點想不起來了……”
  每一張西湖長椅的擺放,都是系統而綜合的工程
  因為照顧愛情而調整部分西湖長椅,這樣浪漫的事情如果真的發生過,該是多美的事。
  西湖景區工作人員說,浙江省不少歷任領導在保護西湖、還湖於民上是頗有遠見的,具體落到西湖長椅的規劃、設計、安置上,其中潛移默化的作用,肯定有。
  他們掰著手指跟錢報記者曆數近年來西湖綜保整治中的“西湖長椅”:作為城市傢具,每一張西湖長椅的擺放,肯定是首先考慮游客和市民的需要。而縝密設計的要素,包括不要太隱秘而保證游客的安全、根據游客量設定長椅地點、考慮情侶私密性、長者的舒適度等等……這是一個系統而綜合的工程。
  比如近年來整治的阮公祠、慧因高麗寺、南宋官窯三期建設、江洋畈生態公園(暫名)及杭幫菜博物館(暫名)建設、“景中村”整治、六和塔景區周邊環境整治、靈隱景區交通優化、玉皇山南配套、九溪———楊梅嶺綜合整治二期、萬松書院講堂等等,這些景區內的座椅,不僅考慮到長椅之間的間隔,而且還分類。譬如江洋畈有連綿的“團隊座椅”、靈隱景區有亭子里的“家庭式座椅”、玉皇山南的“靜謐情侶座椅”等等,可以滿足不同類別游客的多種需求。景區工作人員對此詳細解釋。
  西湖邊約會“靠位兒”,還是得一代代靠下去
  戀愛是兩個人情感世界相融合的過程,需要保證二人世界的安全和私密。杭州人對找對象中的約會環節,有句形象的俗語:靠位兒。
  雖然年輕的杭州人很少說這個詞了,不過在老杭州的心目中,它還是經典。靠位兒,來自“老底子”杭州人在西湖邊約會的場景。西湖一直是情侶約會的好去處,逛累了,總要找個位置坐下來好好聊聊,椅子,杭州人有時候叫“位子”。在位子上坐下來,靠攏來談戀愛,自然就該寫成“靠位子”,根據杭州話去“子”加“兒”的習慣,那就是“靠位兒”了。
  許多老杭州人腦子裡最經典的靠位兒情景該是這樣的:在白堤一側的岸邊,一張長椅上,女孩子溫柔地靠在男孩子肩膀上,絮絮私語,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甜言蜜語,前面是蓮葉田田,清風徐徐,周圍是鶯歌燕舞,柳絲飄飛。對了,椅子旁一定要停著兩輛簇新的自行車,這樣既有生機,又有情趣。
  “老底子”杭州是一個“靠位兒”的好地方,所以流傳下了許多靠位兒的經典故事,為大家津津樂道。杭州有個著名的萬松書院。就是當年梁山伯和祝英台邊讀書邊“靠位兒”的地方。可惜梁山伯這個獃頭鵝實在是笨得可以……今天的萬松書院還是和靠位兒有關,只不過變成了老爸老媽代替兒女找靠位兒的對象了。
  現在,西湖邊“靠位兒”仍不失為一件流行的事情,“愛情之都”的靠位兒靠了千年,還是得一代代靠下去。
  關註西湖邊的長椅間距,專家認為是個美好的信號
  西湖長椅的間距最小應該多少?
  “這個是社會心理學的心理空間問題,這個距離在心理學上沒有標準,不過,我想至少應該是情人間的竊竊私語,不會被旁人耳聞”。浙江省心理衛生協會理事長、著名心理專家趙國秋說,對西湖長椅間距的建議,符合戀愛心理學的原理,體現了人性化管理的思路。
  在浙江工商大學旅游系主任、博導郭魯芳看來,一個執政黨是否對百姓有切中內心的關懷?有沒有想辦法讓百姓活得更有尊嚴、更幸福?落到實實在在的生活中,其實就在“關註西湖長椅間距”等等小細節上。
  “浙江省不少歷任領導頗有遠見,在保證百姓空間享受的舒適度、人與空間的和諧比例上,一直有所作為。不僅僅是細節,大局管控也一直嚴格——比如站在湖中眺望西湖群山,三面雲山一面城的城湖空間格局能保留千年,非常不容易;而杭州公共空間的規模,已經開始去中心化,進入多中心化時代,除西湖外,休閑空間還有西溪、湘湖、半山等。”
  郭魯芳說,“關註西湖長椅間距”是個美好的信號。首先,它是一條底線,城市在規劃設計時,有沒有把百姓放在心中,應該成為一條標準,即使“百姓為上”只是一種軟約束,它至少能讓公務員在偏離百姓需要時,聽到內心的“咯噔”一聲;其次,僅政府考慮人性化設計和服務,還遠遠不夠,需要請更多百姓參與進來,多多給西湖挑刺,或也可學習加拿大國民為城市捐贈長椅等方式……總之,目標是讓城市更有溫度、讓游客暖在心裡、讓西湖人人嚮往。
  (原標題:每一張西湖長椅的擺放,都是系統而綜合的工程)
創作者介紹

diy傢俱

rn65rnzw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